漆黑的展場內有個洗手盤,裡面亮晶晶的注滿了啫哩狀物,底層沈著一團我看不清的東西。這景象在我腦中形成了一種蠢動,像 Instagram 上常看到的 Bloomerang 震動布甸。「碰碰吧!」我想。

一碰,是冷硬的,害我很失望。

「是樹脂啊。」創作人阿 Mo 在後來的電話訪談中笑說。而那看不清的東西,原來是一條毛巾。

阿 Mo 是展覽《療傷洞穴》的十二位創作人之一,同屬中大藝術系。展覽在上年 9 月,社運如火如荼的時候在中大辦過一次,專談創傷;這次續展在灣仔集城的 Our Gallery 舉辦,加入了新同學,分成五組,解構創傷的五個階段。

我問阿 Mo,她覺得展覽能把人療好嗎?她弔詭的回應,不可以。

「傷痛源頭不在展覽,不能替人解決問題。藝術有藝術的限制,面對實際暴力,不能停止暴力,不能停止傷痛。」

提到暴力,我當然想起過往半年的社運。由中大同學創作關於創傷的展覽,不難讓人猜想他們有意回應社會中的撕裂、矛盾、暴力。然而,這種硬套的講法,阿 Mo 和團隊明顯不受落。「這樣說吧 – 痛這回事,很主觀,也很實在。痛甚至不是醫學定義,反正有人感受到痛,就是痛。那麼,要討論的,大概是我們自身感受的痛,當然也包括群體的傷痛。」

 

報導原文 : https://www.thestandnews.com/art/what-doesn-t-kill-us-%E4%B8%AD%E5%A4%A7%E8%97%9D%E8%A1%93%E7%94%9F%E7%9A%84-%E7%99%82%E5%82%B7%E6%B4%9E%E7%A9%B4/